【古剑奇谭三】【梅洛】且共从容【上】

《不亦乐乎》续篇,设定缙云从魔域归来后并未详细谈及魔之骸,冬梅和轩辕丘只知道他和貔部三名战士落入了魔域,十年后在巫炤和辟邪王族奎的里应外合之下撕裂空间回到常世。

* 不掐不撕友爱相处,以上。


【梅洛】且共从容【上】


相传始祖魔由怨气凝结,故而魔类天生携带印记,魔族越是强大,印记也就越深刻,即便有人能够将其诛灭,神魂也将受到诅咒,带到往生中去。

诚然,印记不死不灭,好比跗骨之蛆,如影随形,让人闻之色变,胆战心惊,却也不尽详实——

天鹿城中曾有记载,天地自有阴阳,区别五行,万物遵循此道,相生亦有相克,故而强如祖魔之辈,也有陨落之时,埋骨之地印记不死不休,却...

【古剑奇谭二】【谢乐】从别后【拾】

【拾】


黑衣人所服金丹,过去谢衣游历人间之时亦曾耳闻,此丹巧夺天地造化,乃以天材地宝佐以无数琪花瑶草凝练而成,服用此丹者,数个时辰内功力暴增,几可以一敌百、万夫莫开——

诚然,传闻虽经夸大,却也并非言过其实。

此丹之所以能让人功力大增,皆因药性暴烈,可催发人身潜力,将常人毕生修炼榨取到一时,威力自然不同凡响,只是一旦药效过去,服食之人便会筋脉寸断,变作废人,继而加速老化,衰竭而亡。

在谢衣看来,此种丹药有悖天理,不应存在于世,可世间还是有太多人,对其趋之若鹜。

一如此时,被人用以豢养死士。

此丹药力发作极快,须臾之间,就见黑衣人身上大小伤处不药而愈,虽不能断臂重生,却也不致行将...

【古剑奇谭二】【谢乐】从别后【玖】

【玖】


当的一声巨响。

半空之中两道身影刀剑相抵,灵力横冲直撞,一击之下乍合倏分,继而临空对掌十余招,直到双双力竭方才弓身后撤。

此际黑衣人落下地来,神情不善,两眼紧盯白衣人,背光处、始见得其双手发颤,显然适才交锋,是他吃下暗亏。

白衣人,自然便是谢衣。

谢衣一正刀锋,挡在无异身前,眉心紧蹙,左手捻诀道:“枯木逢春——”

此正神农遗下术法,汲取草木生发之力,加速伤者恢复元精,谢衣并指点在无异右臂之上,木灵之气沿经脉直走,片晌,伤口稍事闭合,但谢衣依旧面色凝重,毕竟偃师一途,双眼以及巧手正是缺一不可,而今无异伤在臂骨,若不能仔细疗愈,一旦落下后遗之症,恐怕偃术再难寸进。

反观无...

【古剑奇谭二】【谢乐】从别后【捌】

【捌】


锵的一声。

双剑悍然交锋,彼此势均力敌,擦出星火无数,一路横陈迸溅。

黑衣人压住乐无异剑势,仆步穿掌,直取无异肋下,无异心道不好,弓身下腰,回风步急忙退闪。

黑衣人眼见无异身形狼狈,不待他重整旗鼓,立时抽撤连环,剑势遒劲,譬如蛟龙出洞,流星堕地,迫使无异以快打快,见招拆招,一时左支右绌,看来惊心动魄,无异心知如此下去,势必气虚力竭,一旦漏洞百出,就是来敌真正出手之时,故而惟有兵行险招,催生金雷之力灌入手中无名之剑,此剑素有昭明晗光二者威能,当下金光涌盛,暴发骇然威力,剑势驱云逐月,直把来敌迎头痛击,一剑直逼对方咽喉,正是精彩绝伦、妙至毫巅!

黑衣人料想不到无异还有此招,惟...

【古剑奇谭二】【谢乐】从别后【柒】

【柒】


闻人羽正坐营帐内,书案前摆放着一封密函。

密函另有封印,未得将军示下,无人可以解开。

半月之前,百将秦炀奉命出谷,七日后抵达淮阳一带,至此下落不明。

事关重大,百草谷不宜声张,惟有调派人手暗中调查,只获得秦炀手笔密函一封,至于秦炀现在何处,是否遭遇不测,俱不可知。

时值闻人羽西行归来,帐前复命,女天罡有感军中戒备,心头隐约不祥。

直到一炷香前,才从将军处知悉始末,眼见将军将密函推到自己身前,闻人却是想到,当日远赴塞外,师兄前来送行,还说要务在身,只得匆匆话别,闻人还曾笑言,道:“等我见过无异说的水利偃甲,就回来帮师兄的忙。”

秦炀听罢,爽朗笑道:“哈哈,代我和无异兄弟...

1 / 25

© 半缘修道半缘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